首页 > 娱乐 > 剧情介绍 > 正文

【热播】电视剧 琉璃 第26集27集28集29集30集:紫狐因意外与无支祁产生交集,两人一捉一逃纠缠了数百年

文章来源:电视猫
字体:
发布时间:2020-08-21 15:07:08
  《新江南网》江南第一门户网站!
 追踪网络热点,关注民生动态,传播江南文化,倡导网络新时代!
https://www.xjnnet.com/欢迎您! 

☆ 新江南网 ☆欢迎您 

第26集:紫狐回忆无支祁过往 璇玑进入万劫八荒镜

紫狐因意外与无支祁产生交集,两人一捉一逃纠缠了数百年,可无支祁喜欢美女老让紫狐吃醋,紫狐用了五百年幻化成人形,而且是美女的样子,本来打算与无支祁在一起,可还没等无支祁爱上紫狐,元朗便邀请无支祁成为魔域左使,跟随魔煞星等一起与天界对抗,那段时间无支祁很风光而且据说就要成功,不知为何突然败落,魔族妖族被赶出不周山,魔煞星被毁灭,无支祁也被关押在不周山下。无支祁没有给紫狐任何承诺,可紫狐爱了无支祁千年,对于紫狐而言爱一个人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乐不乐意,璇玑羡慕感动紫狐的感情,在座众人也被紫狐与无支祁的爱情感动。

璇玑向司凤提问原来妖也有这样的深情,妖也是天地间的灵物也会有真感情,紫狐收集万劫八荒镜也是为了爱情,璇玑也想知道万劫八荒镜中的女将军是谁到底有怎样的故事。司凤在璇玑面前刻意提起与昊辰的天定姻缘,司凤的醋意连璇玑都感受到了,璇玑点破倒害的司凤不好意思。璇玑说了只要不是妖父亲都会同意自己与其在一起,所以司凤不用担心父亲会责怪。大家继续寻找亭奴,想起柳大哥的天眼可能有所助益,可只有把与柳大哥有关联的东西给紫狐闻,紫狐才能寻到柳大哥,司凤正好有柳大哥给的恋爱秘籍,刚拿出璇玑就充满好奇追着要看,司凤不好意思躲躲藏藏。

大家跟着紫狐来到庆阳城,司凤一进入就被调戏害的大家偷笑,果然在庆阳城找到柳大哥,在柳大哥面前提起玉儿,柳大哥为掩饰不安将注意力转移到紫狐身上,大家要柳大哥开天眼找亭奴,可是柳大哥坦白自己之前刚开过不能再次开启,要众人留下等待两天。柳大哥与乌童有交易,乌童以玉儿为威胁要柳大哥拿着万劫八荒镜去找璇玑。柳大哥纠结于是否要听从乌童的话,舍不得女儿又不能伤害司凤。柳大哥接受乌童指示,告诉众人知道得知亭奴所在。另一边昊辰带着影红和褚磊来到不周山入口前,不周山开启有时日,昊辰等人便先行休息再进入。

璇玑等人跟着柳大哥来到一处可疑的地方,可是司凤觉得奇怪叮嘱大家不要贸然闯入,紫狐寻亭奴心切直接进入,在此处闻见亭奴灵兽当康的味道,果然看见当康求助,当康的话只有司凤这样养过灵兽的人能听懂,当康说亭奴被人封印关在密室,璇玑、司凤和紫狐便一起去救亭奴。分头行事的另一边、柳大哥刻意开启禁止法阵困住小六子。小银花和若玉。亭奴正被用心头血制作的法阵困住,司凤本想尝试破阵,可万劫八荒镜就悬挂在头顶照射三人,紫狐与无支祁的记忆开启,而司凤和璇玑却进入了万劫八荒镜内,司命看见战神命柱有动立刻汇报昊辰。

璇玑和司凤在万劫八荒镜中再次看见战神,战神与璇玑长得一模一样。昊辰怀疑有人设套引璇玑进入万劫八荒镜,要司命告知自己璇玑下落,为免璇玑战神记忆开启自己必须阻止。司命被昊辰困住无法只好提供找到璇玑的思路,凡人进入万劫八荒镜中会引来天雷,通过天雷便可找到璇玑。镜像中的战神与腾蛇打闹,可是柏麟帝君下达军令要战神迎战修罗魔族,可是战神因为连年的战事已经感到厌烦。司命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分析璇玑的前世可能是天界战神将军,而战神手握定坤更能佐证璇玑前世,镜像中又出现亭奴担心战神伤势不让其去,战神为柏麟帝君自然出征。

战神迎战修罗王,之前的魔煞星罗喉计都就是战神所杀,再杀修罗王又有何惧,可是当修罗王说完话,眼前的一切就消失了,只有战神的声音环绕璇玑身边,战神的无奈和痛苦璇玑都能感受,司凤害怕璇玑走火入魔急忙拉住,接着就是战神对抗无支祁的画面,然后修罗王将柏麟帝君隐藏的大秘密告诉战神,画面消失片刻,再次出现就是战神闯入天界要柏麟给自己交代,战神救得天界也杀的天界,柏麟手握战神的心令战神无法动弹,因为柏麟利用战神成为天界杀器做下无情无义狠绝之事,战神心中充满怨气,天帝将战神打入凡间历经十世消除怨气,璇玑要明白这一切便深入万劫八荒镜。

第27集:九世历劫司凤为情而死 璇玑体内战神即将唤醒

看着万劫八荒镜,司凤进入九世回忆,第一世的璇玑为青楼舞姬揽月,司凤为青楼乐师,揽月不顾乐师倾心执意嫁入乔家原是为了报仇,因乔家仗着国舅势力残害忠良,而揽月家就是这样被害的家破人亡,揽月在被带回乔家当晚将乔家人全部杀害且放火烧宅,乐师深爱揽月,甘愿替揽月顶罪用一死换揽月相信真心,惟愿揽月能将自己永远记在心上,揽月笑乐师痴傻她一个不信真心的人又会将谁永远记住,揽月用血在乐师的眼角点下血痣,乐师终究被砍头,而揽月无情离开。

第二世司凤为信王,璇玑为废后之女敬元公主,信王深爱敬元不惜造反助敬元杀死亲父登基为女帝,敬元自登基以来一直铲除异己,信王在朝中一呼百应的地位又怎会令敬元心安,敬元早设下圈套取信王性命,既然不得心爱之人的信任,信王甘愿赴死只愿敬元从此心安,敬元实为信王心动,可天生冷情不肯面对感情,信王曾说过只要敬元想要,他都会奉上,这一次即使要的是信王性命也在所不惜,信王喝下毒酒赴死,敬元再次在信王眼角点下血痣。这一世度过,司凤看着两世的悲惨结局,不信每一世与璇玑的结局都这样悲伤。

琉璃第27集剧照
信王女帝二世悲剧图片版权

第三世璇玑为巫女之后,却为盲女无法继承巫术,终会被火祭而死。司凤为医师不愿见巫女惨死,愿将自己的双眼换给巫女,即便如此深情,巫女在重见光明之机担心但却是偷用禁术被族人发现,而医师为了巫女的人生许下死生不见的诺言,一人孤独离开。第四世璇玑与司凤都为杀手,二者以命相搏只能活下一人,司凤终究不忍心未向璇玑下死手,任由璇玑将自己捅死,这一世杀手璇玑同样在司凤眼角留下一颗泪痣。第五世司凤为除妖师,璇玑为妖,除妖师用自己毕生修为也要除去璇玑妖一身戾气,这一世的璇玑终于不是毫无感触之人,眼中似乎含有泪水,除妖师言出必行毕生修为耗尽换得璇玑妖戾气尽除。

除妖师入了璇玑妖的劫数,所求不过璇玑记住他,这一世不记得也罢,除妖师便会生生世世找到璇玑。第六世璇玑为假太监,司凤为皇子,假太监为求藏宝图不顾多年情谊严加拷打皇子,纵使皇子用一生来画假太监,仍旧换不回她看他一眼。第七世璇玑和司凤为同门师兄妹,师妹心中只有输赢和掌门之位,可师兄从来都没有想和师妹争,一厢情愿爱师妹自然什么都肯为她放弃,这一世璇玑神情更加伤感,依然为司凤点上血痣。第八世两人为亡国公主和将军,依旧是司凤为救璇玑而死。二人每一世的结果都以司凤为璇玑死,璇玑毫无所动收场。亭奴醒来后发现璇玑和司凤陷入心魔想帮助其挣脱,小六子若玉等人设法破除禁制,小六子无意中发现血能破除被困阵法,几人合力解开封印去寻璇玑司凤,而柳意欢也无法再拖延众人和司凤相聚。

琉璃第27集剧照
璇玑司凤七世师兄妹相残图片版权

司凤和璇玑继续第九世,此世司凤本视刺客璇玑为知己,可刺客璇玑为自由刺杀司凤,若不成则刺客璇玑会毒发身亡。司凤为璇玑自由亲手捅死自己,死前仍要求璇玑莫要忘记自己,每一世的血痣,每一世的痴心被负,每一世的为情而死,每一世的心甘情愿,司凤以为是自己强求,纠缠九世都没有善果,第十世焉能善终,司凤内心伤痛不已。璇玑只沉浸在战神回忆,记忆中战神即便成魔堕落也要报仇雪恨。璇玑受刺激战神力量开始觉醒,在战神的记忆中有一金赤鸟拼死维护,而战神的觉醒将当年的战甲唤走,璇玑身穿战甲胸前持有定坤,大家目睹璇玑变身战神。战神杀气在吸食司凤和紫狐的灵气,而战神力量觉醒令其命柱不稳,连司命也无法封锁战神命柱,而天雷引劫让昊辰知晓璇玑大概所在,现在是天界和战神的抗衡。

天界阻拦战神力量觉醒激怒战神,战神璇玑吸食众人灵气,柳意欢纠结是否要打破万劫八荒镜阻止璇玑觉醒,眼见众人性命危在旦夕,为了众人性命柳意欢开启天眼打破镜子,又有司命在天界操控,战神之力瞬时抽离,众人转危为安。昊辰还未锁定璇玑确切位置,腾蛇也在寻找战神,还未行动又被青龙绑回,战神战甲回归腾蛇更不得随意走动。堂主和地狼在旁观察发现柳意欢刻意破坏战神觉醒只好再想恶法继续唤醒。璇玑休息醒来发现恢复六识,又将镜中所见告诉大家,小六子开心璇玑为战神转世,可战神和天界的回忆让璇玑厌恶不已,身为战神的自己充满委屈和怨气,璇玑难以平复伤心情绪,却未能看见自己与司凤的九世历劫。柳意欢解释万劫八荒镜看到的是放不下的过往,司凤放不下璇玑,所以看到九世为情而死。而璇玑未看到,也是因为她心中没有司凤。得知司凤九世为自己而死,璇玑心痛的无法喘息追着要去找司凤,多亏柳意欢提点不然璇玑又怎么开窍心疼司凤一味的付出。

琉璃第27集剧照
璇玑恢复六识寻找司凤图片版权

第28集:璇玑司凤甜蜜过七夕 众人不周山历险在即

司凤仍沉浸在九世恶果无法自拔,璇玑着急找到司凤直接将司凤搂住,哭着不让司凤离开,璇玑承认从前的自己没有六识意识不到司凤付出,现在六识恢复从此会对司凤加倍的好,而司凤被九世伤害过深暂时无法相信璇玑的承诺,前九世的事情璇玑不记得,可璇玑确认自己喜欢司凤要与其一直一直在一起,璇玑着急主动吻上司凤,司凤果然很好哄又用情至深,司凤承诺不会离开也不在意前世的光景,珍惜现在的璇玑和未来的美好才是最重要的。璇玑和司凤互相确认对方心思,司凤公主抱璇玑回家,二人也算是拨得云开见月明。小六子既替璇玑和司凤开心,却又担心自己与玲珑的有缘无分,好在若玉安慰开解小六子的担心。

琉璃第28集剧照
璇玑主动亲吻司凤图片版权

若玉与小六子闲聊提起自己的妹妹若雪,若雪总是善解人意却不能与自己时刻相见,若玉提起妹妹就满怀伤感。小银花为司凤傻乎乎原谅璇玑而生气,躲在盒子里打算冬眠五百年,若玉爱慕小银花好言安慰。七夕佳节,司凤和璇玑鹊桥相会,璇玑用代表对方的泥人礼物换回司凤母亲留下的发簪,发簪是司凤给予璇玑的承诺是二人的定情信物,两人相拥在鹊桥用泥人许下心愿。前九世的司凤都多加隐忍,在死前才说出心意,而今生自己不是他们,璇玑也不是战神,与璇玑互明心意让司凤有信心可以与璇玑安安稳稳度过此生,可柳意欢很担心提醒司凤爱上的不是别人而是战神,因为他开启天眼也看不清二人的未来,只能劝说司凤好自为之。

司凤一意孤行用情至深,始终摩挲着泥人,内心期待此世与璇玑长相厮守。紫狐的元神不如司凤和璇玑一样从镜中抽离,紫狐沉溺于过往最终元神会消散在镜中,璇玑和司凤为救回紫狐只得再入镜中。此时镜中显现过往,那时堂主也就是副宫主元朗在唆使无支祁与自己一起随修罗王攻上天界,紫狐不愿无支祁同元朗去天界历险,无支祁不听紫狐劝说还出言伤害紫狐,不仅吐槽紫狐相貌丑陋还将其赶走,紫狐伤心要走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紫狐的元神在曾经的紫狐面前苦苦劝说不要离开,一旦离开就再也见不到无支祁,可曾经的紫狐得不到无支祁的回应还是离开了。紫狐元神又在无支祁面前哭着留下无支祁,可无支祁没了小狐狸这个牵挂随即就追随修罗王。

琉璃第28集剧照
无支祁冷言嘲讽气走紫狐图片版权

紫狐用元神强行逆转回忆,璇玑劝紫狐放下过去,回到现实中才能救出无支祁,紫狐醒悟元神回到身体,紫狐要璇玑帮助自己救出无支祁,璇玑既然答应就一定会做到,无支祁已经离开紫狐千年,可紫狐执念仍在,从前错过的时光在找到无支祁的时候都要补偿回来,璇玑和司凤都愿意继续与紫狐一起去不周山,小六子也只好再次妥协,由亭奴好好准备进入不周山。这几天璇玑和司凤都散发着爱情的酸味,感情好的不得了。亭奴怀疑柳意欢是天墟堂设下引来璇玑之人,试探柳意欢并没有得到答案,而柳意欢敷衍亭奴后半夜出门与元朗手下见面,元朗命人惩戒柳意欢开天眼阻止战神恢复记忆,要柳意欢杀掉司凤刺激璇玑唤醒战神,柳意欢根本下不了手杀司凤,被元朗手下擒住威胁。幸亏璇玑和司凤及时赶来救下,亭奴也当场戳穿柳意欢与天墟堂有勾结。

元朗手下要用玄阴铁将璇玑带回去,幸亏紫狐及时赶到,要说坏人也是作死,偏偏要说紫狐老,刺激紫狐将其杀死显出死鱼原形。柳意欢的身份暴露,可是大家选择原谅,天墟堂已知璇玑是战神转世开始动坏心思,可是战神是魔煞星的死敌,天墟堂要唤醒战神就说明战神之力与复活魔煞星也有关,只是在场只有亭奴见过战神,可亭奴对战神知之甚少,紫狐倒是对战神意见满满,亭奴戳穿紫狐是吃战神的醋引得紫狐狡辩说出事件的关键人物,无支祁被元朗陷害才导致天界活捉,元朗身有天界惩戒印记,不能进入不周山,提起不周山柳意欢激动不已,直说玉儿在不周山。

亭奴告知大家如何进入不周山,先寻到入口再点燃生辰蜡方可进入,生辰蜡材料稀缺只有五支,唯有柳意欢受重伤不得进入,司凤承诺自己会将玉儿带出,亭奴也身负天界印记留下与柳意欢躲起来,亭奴再拿出手环与蜡烛光芒相对应,光芒消失之前大家一定要从不周山出来。昊辰寻着璇玑的印记找到万劫八荒镜碎片,可众人已经在进入不周山的路上。腾蛇要看《三界恩怨录》寻点战神的消息,用火烧恩怨录为威胁逼得司命说出战神和柏麟的往事。柏麟曾送给战神良缘花害的战神以为柏麟会娶自己,而在寻找璇玑的昊辰也后悔千年前枉顾战神心意才会令自己受此情劫。

天界经历大战百废待兴,天界需要南天仙族的力量让天界重归安稳,所以柏麟娶了南天南天圣尊的女儿为妻,虽然柏麟是迫不得已,可战神焉能罢休,从此性情更加古怪,只与天池边的几只金赤鸟诉说心事,后来无支祁偷走钧天策海,战神追入魔域回来之后就煞气入体生出心魔,将南天圣尊杀害,南天帝姬要求柏麟杀死战神为父报仇,可柏麟不舍处死战神还在落仙台苦苦相劝,只是战神心魔太深终要入十世轮回,腾蛇不相信司命所说,在他心中战神英勇善战不可能儿女情长。

第29集:璇玑司凤进不周山 众人寻到花妖玲珑

璇玑恢复六识感觉得到寒冷,夜晚与司凤紧紧相拥,温馨而甜蜜。众人选定日子准备进入不周山,而昊辰带着褚磊、影红等也在青木镇寻找璇玑踪迹。小六子深夜思索救出玲珑,却在客栈外看见褚磊,褚磊对小六子偷逃去救玲珑没有责怪,反倒是提起小六子幼时感动他并且对其委以重任,这一幕被若玉目睹。大家按照计划出行,穿行过一百里路程却迟迟未找到入口,本是望月之日,时辰一到大家便看见祭坛显现出来。司凤本不想让小银花跟着冒险,可小银花执意跟随,只好将其变回原形随身携带。紫狐操纵法术念出口诀,打开不周山大门。小六子提议先救玲珑,后找玉儿,最后救出无支祁,可紫狐本意救无支祁,便与其他人分开行动。

璇玑和司凤几人按计划进入,就在入口处褚磊和昊辰也赶到劝说璇玑留下,历经困难已然到达不周山处,璇玑等人怎么肯放弃,执着进入不周山境内,而褚磊、昊辰等人则被震出不周山外,他们只好各自寻找再上山之法,只是也需得小心保护生辰蜡,否则会害的璇玑等人处于危险之中。大家进入不周山才知此处与人间颠倒必须倒转而行,等平稳落地之后,听紫狐分析魔域并没有消失而是化作混沌之气悬浮在不周山,所以天墟堂的总坛在此也不足为奇,只是不周山不得使用法术否则会被守护此处的神仙知晓,紫狐要与众人分开,却无意中发现守护神仙降临,因为是七月,焚如城内关押着堕仙、不守天条的灵兽和各路妖邪,到了七月十五就会被放出沾天光,恰巧今日就是七月十五。

紫狐再三叮嘱诸位不能使用法术以免惹得麻烦,接着就独自去寻找无支祁。焚如城内充斥着各种惨烈叫声,紫狐不顾危险深入焚如城内呼喊无支祁,无支祁听见有人呼唤兴奋异常,等紫狐看见无支祁之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扑向无支祁,而无支祁似乎不认识紫狐直呼紫狐美女,为哄紫狐不哭变出酒杯和葡萄,可紫狐口口声声喊着无支祁臭猴子,无支祁疑惑紫狐怎么会认识自己,可不论紫狐怎么说,无支祁都没有认出紫狐。紫狐本想与无支祁继续回忆过去,可元朗在祭坛处碰触紫狐生辰蜡,紫狐瞬时被吸引出去,璇玑为救下紫狐只好施展出法术,司凤见璇玑危险自然出手,二者动用法术被此处神仙感应,显出原形捉拿二人。

此二仙认出璇玑手持定坤,认定璇玑便是战神,战神九世历劫皆从焚如城开始,二仙对战神了解甚深,只不过战神此为第十世理应凡间历劫不该出现在这里,即便璇玑不承认自己是战神,二仙也要执行天界规矩用诛邪和驱魔神剑会一会战神,因为璇玑用生辰蜡进入不周山,功力不足十分之一,二仙倒是很乐意与战神对战一番。璇玑执拗自然迎战,多亏司凤在旁和定坤给力,璇玑和司凤隐去法术躲避开来,焚如城就要开门,二仙也只好愤愤而去。紫狐被吸出不周山的事实让大家难过了一会,手环的光芒消失一半,时间不足大家要尽快行动救出玲珑和玉儿。紫狐被吸出只是受重伤却没伤及性命,紫狐发现自己的生辰蜡被触动,元朗现身与紫狐见面。

紫狐对元朗只有满满的仇恨,如果不是元朗,无支祁怎会被压在焚如城下,而元朗口口声声说来救无支祁也不过是为了钧天策海,紫狐要与元朗动手却被其收走元神,元朗再对剩余四根生辰蜡使坏,令四人好进不好出,只是昊辰赶来发现元朗身影,与其相搏却因为凡人身手被打倒在地,元朗逃脱却留下一块令牌。司凤疑惑璇玑不好奇战神在天界所犯罪责,璇玑坦荡,这辈子是自己只是褚璇玑不是战神与自己无关,现在的自己只想救出玲珑然后再与司凤相守一生,这对于司凤来说是欣慰的。大家通过轩辕派弟子发现花妖玲珑,可花妖玲珑不记得大家还挟持小六子,司凤出手将玲珑绑住,玲珑挣扎之中呼喊乌童哥哥,这让大家更加疑惑面前玲珑的真实性。

轩辕弟子侧面说明花妖玲珑身份,而在花妖玲珑手臂也没有真玲珑的痣,从而断定这为假玲珑,可假的也有用处,利用其去往天墟堂,可玲珑元神在花妖玲珑身上,璇玑小六子也不忍心伤害,只好再通过她找到玉儿,玉儿很开心大家来救,发誓出去之后乖乖听话。大家通过玉儿得知乌童的卧房内藏有很多元神,花妖玲珑为了自己的脱险只好带着大家去,可元神太多分辨不出谁是玲珑,大家只好将元神全部带出,可乌童带人围住要离开的众人,还得意显出玲珑元神,又利用花妖对自己依恋嘚瑟,可花妖不是玲珑,当小六子戳破乌童自欺欺人的作法时惹得乌童生气。

第30集:司凤受重伤心脉尽损 司凤妖族身份险暴露

乌童掐住小六子以示威胁,多亏小银花之前一直潜在花妖身上,关键时刻攻击乌童令其松手,可惜的是小六子没能抢过玲珑元神。大家的生辰蜡即将燃尽,又有乌童带人拖延时间,众人岌岌可危。昊辰在祭坛处运气调息,察觉刚刚的元朗有地煞之气,不是普通的妖邪,而他不对璇玑出手图谋不清。璇玑、司凤和小六子、若玉以四人之力对抗众妖魔,又因为功力大大削弱抵抗十分吃力,小六子不忍见朋友们为自己牺牲,暂停对抗愿意背叛五大派留在天墟堂任乌童驱使集齐灵匙,乌童心狠手辣唆花妖取小六子的心探明是否真情。

乌童反反复复心里变态,一时又放过小六子要其留在天墟堂看着自己与花妖玲珑恩爱,即使小六子留下乌童也不肯轻易放过,要玲珑元神就必须亲手杀死二师兄钟敏觉,乌童抛出天墟堂指环要小六子就范,小六子接过指环拔刀指向钟敏觉砍下其手臂以示诚意,乌童眼见小六子如此心狠又重伤同门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头便将玲珑元神归还,趁着小六子把元神抛向璇玑,乌童分身之时,司凤偷袭乌童收回小银花抢回钟敏觉又使出全力震倒周围小妖,可是生辰蜡已经燃尽众人却出不去。

昊辰在外看见生辰蜡燃尽,又见地煞之气环绕才知元朗所为是为了将璇玑等困在不周山灰飞烟灭,璇玑若死在不周山便是历劫失败,昊辰绝不可能让璇玑命丧不周山。璇玑和司凤功力不足以抵抗,现下又无法出去,被乌童一番挑拨,若玉竟也愿意投靠天墟堂,收下天墟堂指环用刀捅向司凤,司凤被刺中心脏血水浸透全身且不止流出,璇玑被司凤受伤刺激差点召唤出战神,昊辰在外施法强行开出一丝出口将璇玑和司凤吸出,可是司凤流血太过晕死在璇玑怀里,璇玑哭着喊着也无法唤醒司凤,昊辰本满怀欣喜去接璇玑却见璇玑为司凤痛哭伤心,又见璇玑哭着哀求自己救司凤,昊辰的脸瞬时间便显出失落。

司凤被人一剑贯穿心脉,若不是司凤修为深厚只会当场毙命,只是司凤毕竟是血肉之躯,心脉已损何以为继,如今司凤体内真气涣散谁也阻止不了,一听司凤就要丧命小银花推开璇玑要带着司凤回离泽宫救命,璇玑想用逆转阳厥功护住司凤心脉,可无情诀逆转阳厥功用九转还丹之法可起作用,但此法凶险异常,稍有差池,运气之人和被救之人都有可能毙命。璇玑不顾危险要强行救下司凤,如若不成便随司凤一起死去。昊辰不想璇玑因为司凤毙命再生出戾气毁了璇玑第十世历劫,便主动提出代替璇玑使用逆转阳厥功救治司凤,今日救助司凤他日会再找司凤归还。昊辰带着地煞之伤为司凤疗伤着实让璇玑感动了,但离泽宫心法与少阳不同,昊辰的真气无法畅通司凤全身,如果司凤不能自行接纳依然危险无比。

影红提出可用千年桧木树根熬药喂司凤喝下护住其心脉又可将真气畅通全身,影红、褚磊和另一长老、小银花去找,璇玑留下每一个时辰为司凤运气。等众人走了之后,昊辰教训璇玑对情之事知之甚少却轻易将未来许诺给他人,璇玑懂的不多但却认定司凤是自己此生都要相连相共永不分开之人,同生共死为情所绊的璇玑被昊辰嫌恶,可昊辰心中对璇玑之情都化作对司凤恨意,更笃定璇玑此前历劫失败都是为情,若此生不是自己而来必定又是失败结局。司凤喝下百年桧木不起作用,璇玑着急握住司凤留下泪水结成良缘花,璇玑用嘴将良缘花送入司凤体内果真护住司凤心脉。

昊辰看见此情此景恼怒异常,自己送予璇玑消除戾气的良缘花竟被其做此用处,司命都劝说昊辰放弃管制璇玑感情,令其与司凤安度此生消除戾气回归天界也好,昊辰被嫉妒冲昏头脑偏要杀死司凤让璇玑远离孽缘。璇玑将玲珑元神嫁给褚磊,只是小六子是否听从褚磊命令才会伤害钟敏觉,可褚磊没有做过,之后帮助璇玑分析是离泽宫若玉与妖族勾结伤害众人,褚磊想璇玑受此大教训必定会有所改变,还趁机提出璇玑与昊辰的大好姻缘,可璇玑认定司凤跪求父亲成全自己与司凤,褚磊见女儿如此也没有着急答应只是避开话题。司凤心脉处灵力聚集太强反倒伤害,小银花要取出司凤肋下封印为其疗伤,可一旦解开封印便会显出妖形,司凤强行压住妖气一时又无法将封印钉回,璇玑端着药来找司凤,司凤就要暴露自己只好逃出房间,璇玑以为司凤被妖抓走带着褚磊和昊辰等去寻。

司凤暂时脱险被带回房间,昊辰继续用九转还丹为司凤疗伤,昊辰怀疑司凤便用法术试探司凤灵墟,却无意引出妖毒,旁人无法解开妖毒,妖毒影响昊辰施法会令其走火入魔,情急之下小银花带着柳大哥和亭奴出现,褚磊顽固一开始还不愿让亭奴施救,可众人劝说只好作罢,亭奴略施一二便将妖毒解开,昊辰身中妖毒必须闭关几月被人送回少阳休养。亭奴为司凤重塑心脉成功,可龙晶封印且要等司凤伤好后才能封印。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江南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博杰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