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江南初雪夜(散文)

文章来源:刘训山作品集
字体:
发布时间:2020-12-31 17:42:10
  《新江南网》江南第一门户网站!
 追踪网络热点,关注民生动态,传播江南文化,倡导网络新时代!
https://www.xjnnet.com/欢迎您! 

☆ 新江南网 ☆欢迎您 

江南初雪夜(散文)

 


文/刘训山

江南这个地方,一到冬天,虽有野草凋敝,却依然山野绿树葱茏,油菜青青;江河湖泊,碧水盈盈,景色比中原要好多了。不过这儿的冷,却和北方大不一样。北方的冷,因为气候干旱,是一种干冷,你就觉得严寒逼人,呼吸的空气直刺喉咙,吹到手脸上的风,就像刀割一般。就如堂堂之兵,你必须严阵以待。把棉衣棉裤毛衣毛裤大衣棉鞋棉帽皮帽炉火空调都准备好,一旦一切齐备,那严寒就不怕了。

而江南的冷,则因为雨水多,是一种湿湿的阴冷。明明方才还艳阳高照,一会儿天就阴云密布,下起小雨来。下起雨来还不冷,一旦停了雨。那冷气就像偷袭之敌,冷不防的就咬上你一口。这儿不像北方,冬天没有暖气。有些北方来的人就不太习惯这儿的季候,冷得受不了,容易感冒。妻子在家没有冻过手,在这儿竟然头几年把手冻的红肿如气蛤蟆。所以有部分北方人,就是因为不适应这儿的气候,竟然放弃这儿的工作或生意回去了。

来到江南已经十多年了,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儿的气候和生活。天晴就出摊卖卖旧书,有了雨雪就躲在家中看书写作。那日子,过得不紧不慢,撑不死也饿不着。一个普通百姓的日子,如果不出预料,也就这么过下去了。

今晚天色阴晦,天微有些暖。先是下雨,淅淅沥沥,浑不似深冬的样子。于是就坐在床上翻书,妻子则入迷地看着言情电视剧。我们在声音里寂静。

翻了一会儿书,有些倦了。打开手机,翻看亲友们的微信。江南有朋友发出图片,说下雪了。

于是穿上鞋,走到院子里看。雪花纷飞,在灯光下看不清楚,它们做着轻盈的舞蹈。真的下雪了。第一场雪,像一只暮色中的白猫,悄悄探出了它柔软的脚爪。它想着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什么吗?怯怯地走出第一步、两步、三步……最初,它想要隐藏自己的心事,雪花飞向大地、房屋、湖荡、窗户、山岭、河流……瞬间便融化不见了。

但不久,它便咬咬嘴唇,改变了主意,下定了决心。洁白的抚摸,在无声的歌吟祈祷中,不断地蔓延,伸展。小猫的足迹越来越密,终究藏不住。雪花闪烁,树木、房屋、城市、山川、田野,乃至于天地,都在这浩浩荡荡的白色中消隐。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仿佛听见谁在吟诵:“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然而,这里却是江南的城。闪烁的灯光,如迷离的眼睛,在这银色的幕网里眺望。

我看了一会,终是觉得冷,于是缩回到屋中被窝中。困意这时又来骚扰,于是,我睡着了,而翩翩雪花,则玉蝶一般,翻飞于我的梦境。

最喜欢鲁迅的《雪》,想那鲁迅漫漫雪夜,无可消磨,惟有写一篇带着血性的文章,来给那弥漫的大雪中,添一树火焰般的红梅花。那文章中有着一种天外飞仙般不着痕迹的杀气: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但这里是江南呢,“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腊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

忽然场景一换,又想到张岱的《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湖心亭中的一点温暖,道出高山流水般的知音之情。

想起把雪夜读禁书当做快事的金圣叹,他将《水浒传》腰斩,留下“天下太平”的结尾作为期盼,以为那样就可以改变水泊梁山英雄的悲剧命运。哪知道自己却因哭庙案而被冤杀。

想起风雪夜独上梁山的林冲。昆曲《林冲夜奔》有词抒其心事:“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衡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今番欲作悲秋赋,回首西山又日斜,天涯孤客真难度,丈夫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起林海雪原上剿匪的杨子荣策马奔腾,唱道: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

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

迎来春色换人间。”

今日的中国,正在逐步走向公平,金圣叹、林冲那样的悲剧,终将成为过去。今日的中国,在杨子荣这样英雄的热血拱卫之下,正在一天天强大、富裕,而我们的艰难,终将成为过去。

更想起《世说新语·任诞》: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反。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今夜,我若有兴,欲访何人?

这雪夜,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暖暖的、香香的,一个邀约,肯赴约吗?等你。这雪夜,适合于品茶、赏梅、吟诗、作画、谈一谈英雄,说一说佳人,小到家事、大到国事,尽可倾谈。如逢冰清玉洁的佳人高士,亦不放手弈数据。听棋子琮琮,“冬宜密雪,有碎玉声。”雪声、棋声、读书声,宜酒、宜读书、宜出游、宜歌啸、宜笛箫、宜众乐、亦宜独乐。冷无所宜,但心中有那暖暖的期盼,亦无所不宜。

春夏秋冬,世事轮回。往事亦如落雪,一片片,飘落心间。

想起儿时的雪天。我的家乡在中原河南。那儿的冬天很冷,大雪一下就是好几天,如鹅毛,如柳絮,牵扯不断,铺天盖地,将整个房屋,村子、田野,池塘、河流、树木都覆盖了。触目所及,除了活的动物,几乎都是白色的,冰天雪地并不是夸张,银装素裹则仅是写实。那时候,爸爸远在长春当兵,妈妈平时在生产队里做活,怕我们在外边淘气,就把五岁的我和两岁的妹妹锁在屋里,怕我们在外边淘气。也许从那时开始,我就学会了坚强,我很少流泪,我知道,流泪没有用。只有坚强地去解决遇到的问题才有用。

只有冬天里,我们才是最高兴的时候。生产队里没什么活了。母亲终于可以守在家里了。但她还是闲不住,要纺棉花,要做饭,要喂猪喂鸡,要纳鞋底做鞋。如果下雪的晚上,在昏黄的油灯下,母亲一边嗡嗡地摇动着纺车纺棉花,一边给我们讲故事。《牛郎织女》、《嫦娥奔月》、《白蛇传》、岳飞、包拯、杨家将……外边的雪探头探脑,屋里却暖融融的。母亲只读过小学三年级,但她特别喜欢看书,碰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一本破旧的的新华字典,就被她珍藏在抽屉里,碰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所以她认得了很多字,读过很多的书。我后来上学因为淘气,一年级上半年只上了一个多月,所以拼音都认不全,后来上学都是死记硬背。直到五年级,母亲才把拼音教会我。

有天晚上,屋外狂风怒吼,大雪不时地把屋后的树林的树枝咔嚓咔嚓地压断。我和妹妹披着大袄听母亲讲故事,听得困了,打瞌睡了。母亲就把我们抱上床,盖好被子。她自己又回到纺车旁纺起棉花来,一直要忙活大半夜。我们则在那袅袅的嗡嗡声中进入了梦乡。

等到天亮了,我们睁开了眼睛找母亲,却发现她并不在被窝里,门关着。后来,听见院子里有动静,是什么东西放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母亲推门进来,看到我们醒了。就来问我们是不是饿了?她拿了些麦秸玉米秸给我们烤衣服,一边烤一边说:“哎呀,昨天的雪可真大,树林里压断了好多树枝。我捡回来了好多,可够我们烧好几天的了!”在金红的火光中,我可以看到母亲那皴裂粗燥的手掌,她发鬓上的余雪融化成水珠,晶亮晶亮的。母亲和我们原是可以和爸爸一起留在长春的,那是个有暖气的城市,我们曾经在那儿生活了四年。但母亲不习惯不喜欢,她终究还是带着我们回到了家乡。

后来,爸爸转业回到家乡供销社工作,家里因为生产责任制分了田。我又陆续添了两个弟弟。家里的日子一天天好转,饭菜由窝头青菜变成白面馒头和肉菜丰盛;房子由土坯草房变成了红砖大瓦房;穿的衣服由单纯的土棉布变成的确良、涤纶等等花样新颖的布料款式;走路由徒步变成了骑自行车到三轮车到电动车;田间劳作由以前都是手工操作、牛马耕种,变成了现在的收割机、播种机收种。但是,由于人口多花销大,父母依然朝夕忙碌、劳作如故。岁月偷走了他们的青春岁月,又染白了他们的鬓发,劳作累弯了他们的腰身,又给他们留下了一身的诸如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高血压之类的慢性病。风雪之夜,他们还安暖吧。

想起我和儿时的玩伴、少年的同学、青年的朋友、恋人,在皑皑的雪地上奔跑、打闹、掷雪球、堆雪人、交谈、歌唱。我们浑不把那冰天雪地当一回事,我们甚至还把雪捧起来当雪糕吃呢。我们甚至还把雪搓在手上脸上促进血液循环,提高耐寒能力呢。我们朗诵着“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热血沸腾,似乎我们真的能改天换地,移山倒海。

想起在广东江门的冬天,那儿冬天没有雪,冷也没有家乡冷,但孤单却让我感觉到比寒冷更难受。只有我打工的那厂里的办公室人员告诉我有我的信,我的心里才会高兴起来。

信是妻写来的。她说家乡下雪了,很大,很冷,很白,她的心却很空,她想来我身边。我仿佛看到冰天雪地中,她牵着孩子,凄凉地站在那儿。很期盼她来,又怕她来。妻子是我少年时的同学,她那时是商品粮,可以上班的。而我却是农村户口。她完全可以找个条件好的人,过上更好的日子。可是她却不顾父母的反对,终于嫁给了我。

我们两个,性格都比较直,总喜欢争吵。总说分手,但分来分去,还是舍不得爱而在一起。她爱画画,我爱写作,她喜欢买衣服,我喜欢买书。后来我们在一起工作,我想做生意,亏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别人许多钱。她毫不在意,和我一起出来广东打工。可是我们最初找到的厂子不好,工资很低,工作时间又长,吃用之后根本就剩不下钱。她思念家乡和孩子亲人,于是她闹着要回去。在回去的时候,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对着拥挤的坐火车的人群用鞭子乱抽,有几鞭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身上。她流着眼泪对我说:“以后我就是饿死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我回信给她讲,不让她过来了。在家里照顾好孩子就好了。

但有一天我下班要回宿舍的时候,忽然发现厂门口竟然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妻。她比以前变得消瘦了,而那目光却温柔如水,像雪花一般纯净。

为了生活,我们辗转于家乡和广东,后来回家乡工作,没过几年,厄运降临,我们下岗了。我们最终寓居于江南的这个小县。女儿长大出嫁了,儿子还在读书。我们每天的劳动所得,虽不足以大富大贵,但温饱有余,我已知足。上次回家乡,忽然发现那些乡亲都变老了,有些则在外地打工没有回来,更有一些,永远也见不到了。母亲和父亲也越发老迈了。他们把我们兄妹拉扯大,很不容易的。家里还有十多亩田,我们一直劝他们不要种了,包出去。但他们总是以“别人不包,年轻人都出去干活了,”或者“现在用的大机器,省事”做借口。心有些酸,很想在家里多陪他们几天,但由于养家糊口不容易,挣钱太少,我们总是来去匆匆,聚少离多,总觉得亏欠他们很多,却又无力归还,只留在心中无尽的伤痛。

雪很冷,却很洁白,它会给植物们充足的滋润和养分。夜,很黑,很漫长,但希望和光明却在其中孕育、发芽、成长。爱就是这么一支神奇的魔棒。它能把寒冷化作温暖,它能把平淡化作奇迹。在这样的雪夜里,飘飞着思绪,温习着往事,我不敢说我是最幸福的人。因为一个人只要懂得珍惜和感恩。他就会找到和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而我,当我在这寒冷的雪夜中温习过往,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田是那么丰盈,有爱的人陪在身边,有爱的人可以思念。我为着这爱而努力拼搏,让自己问心无愧。我一直是被幸福包围着的,我就是那幸福人群中的一员。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新江南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博杰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